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文苑撷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苑撷英


“无事忙”的春天

?

黄阜生

对于一个在济南居住了很久的人来说,像我,如果看到老杨树们纷纷地结出了“无事忙”这样的籽实来,那春天便也就真的是来了。

在蓝天的映衬下,满树满枝垂垂嗒嗒地挂满了这种形似毛毛虫的杨树花,很是灵动,也有几分的喜感。微风儿一吹,树间就充满了沙沙啦啦的窃窃私语,好像它们也在热烈地品评着济南春天的味道。

几道的春风是吹他们不落的,因为不让它们展示一日鲜似一日的红红绿绿的春装,它们是不肯走下枝头的。不让它们把漫山遍野的花花草草、仰头顾盼的红男绿女们看了个真切,它们也是不会停止探头探脑的。怎么就叫了个“无事忙”呢?分明是既有事、又很忙的呀!

不出一日,在街头巷尾,那儿歌声也就忽的响了起来:“无事忙,打丢当。隔着窗户喊姥娘。姥娘姥娘你快看,还不掀开笼屉蒸干粮。”这儿歌当然是住姥娘家的小小子和小妮子们最先唱起来的。于是,姥娘们就出了门儿,手搭凉棚朝那树间的高处望过去,口中却在说,还不忙、还不忙,这芒子们在树枝上还把得住、都还没有欢喜得够呢。

虽然是这么说了,第二天却是都不约而同地起了个大早,来到那一棵棵树下,组成了人数众多的捡拾无事忙的队列。谁都知道,在清明节气的前二十天左右,这种济南本地的老杨树就会开始挂芒。赶落人的是,接下来的花开花落,那也就是在这之后的三五日之内会见分晓。如此的短暂,难怪会突出了一个“忙”字呢。

也并不会像一些另类品种的杨树那样,结出的籽实会迸炸开来,飘动起漫天的杨絮。它们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噼啪、噼啪”地落下,又是这样悄无声息地被人拾走。然后,又做成清香可口的“闲食”、“合烙”、“大包子”等等,这些能够丰富孩子们童年味道和记忆的时令吃食。

这不,在这个时候,那儿歌声就又响了起来:“无事忙,打丢当,丢当丢当就下了床。都来捡、都来尝,留下一捧送学堂,种出好大的‘无事忙’。”

于是,“刷拉”的一下子,天气就开始大热了起来。热啊热的,果然把济南的春天热得呀,像“无事忙”来去那样的短。可“无事忙”所讲述的故事呢,当然也就会像济南的春天那样的长。

?

?


作者简介:

黄阜生,民盟山东歌舞剧院支部副主委。




文章纠错

邮箱
手机
纠错内容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