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盟员心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心语

铁蹄血证 千里寻踪

——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东北三省抗日战争纪念地寻访记

张振国

?

千里沃野,万木葱茏。辽阔平原,群山环绕。列车在一望无际的松花江畔疾驰。一群群欢快的松雀在白云掩映下掠窗而过。看着这一切,坐在车上的我顿时产生了一种放松、惬意的感觉。多么美丽的东北平原啊!可是自十九世纪末。西方列强就觊觎着她。甲午我国战败后,日本军队就踏入了辽东半鸟。二十世纪初,日、俄帝国主义竟然在清政府眼下的辽宁打了一场旨在瓜分东北的罪恶战争。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迅速全部占领了东北三省。顿时白山黑水,倭寇横行,万千生灵,惨遭涂炭。他们扶持傀儡政权,推行法西斯殖民统治,奴役东北人民,肆意掠夺资源,屠杀无辜百姓。十四年来的铁蹄蹂躏给东北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为了考察并深切感受日寇的这一野蛮罪行和东北人民悲壮的抗争史,六月下旬,我毅然由济南出发,踏上赴东北的列车……

624日下午,东北之行启程前,我专门到位于济南经四路纬五路的“蔡公时纪念馆”参观。踏入展览大厅,映入眼帘的是山东特派交涉员、烈士蔡公时的塑像。像下题字为“中国外交第一人。”蔡公时先生正襟危坐,庄严肃穆。1928年,日军以保护日本侨民为借口,悍然进入济南商埠一带,烧杀掳掠,制造了伤亡五千余济南同胞的血案。我国民政府当即派特使蔡公时带领十余名外交人员前往交涉,竟遭无理拒绝。先生大义凛然,痛斥倭匪,竟遭监禁,并野蛮地施以挖眼,割鼻之酷刑,并将其并十余名随行人员杀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日寇的暴行遭到国内外人士的强烈谴责和抗议。事后,各界爱国人士纷纷捐资在大明湖南岸树立了“蔡公时烈士纪念碑”。自此“五·三惨案”成为中国人民抗战的序曲。我仔细地观看着每幅照片,这时一队少先队员走过来,他们时而注目展品,时而震惊感叹。在老师的带领下,大家恭恭敬敬地向蔡公遗像鞠躬。我望着天真烂漫的孩子,心想这里正是向儿童们开展抗日宣传和爱国教育的课堂。

倭火骤起? 黎庶罹难

离开蔡公时纪念馆,我乘公交车来到天桥北边的健身场地稍作休息,即乘上当晚去沈阳方向的动车出发了。入夜,我遐想着,我国东北三省,土地肥沃,粮产富庶,地下煤铁,蕴藏极丰,是祖国的天然聚宝盆。因此解放后逐渐发展成为我国的重工业基地。回顾历史,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东北三省却是全国受日寇侵害最深的省份。在与之抗争的十四年中,东北人民涌现了无数象杨靖宇、赵一曼一样的民族英堆。走近东北,了解东北,感受东北人民这一悲壮的抗争史,是我多年的夙愿,今天终于实现了。

经过一夜的颠簸,二十五日上午,列车徐徐进入沈阳站。我出站后,一位热情的出租车师傅向我招手,听我是从山东来东北考察,就介绍了市区参观路线和个人情况,我乘上他的车。一会儿车至沈阳故宫,沈阳故宫金碧辉煌,蔚为壮观。然因参观时间未到,我们只得折身返回去东大区的“九·一八”事变博物馆。车快至博物馆所在的柳林桥,远处望时,仅看到密密麻麻的一层层脚手架,走近时方知正在闭馆维修,我匆忙地留了个照,就随师傅奔向下一景点——张氏帅府。张氏帅府是抗战时期东北军统帅张学良的官邸,坐落在沈阳市沈河区的少帅府巷内,是一座典型的中式建筑——三进四合院,坐北朝南,青砖红瓦。原先是其父张作霖的官邸。各院落正堂和各厢房均以照片、图片甚至视频,展现了张学良各个时期的政治和军事活动。蜡像馆里,再现了曾任东北军统帅的张作霖将军静坐案前,待批文书的情景。张作霖是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然因拒绝日军的无理要求,192864日被日本人炸死在沈阳皇姑屯。当月,张学良继承父亲职务后易帜,迅速掌握了军权,稳定了东北局势。在这里,我也了解到事变中不被人知的许多细节。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军借助其强大的军事力量,悍然在沈阳柳条桥发动了“九·一八”事变,炮轰了我国东北军的驻地北大营,而掌管着三十万东北军的统帅张学良却采取不抵抗主义,导致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日军占领了东北三省,并且将末代皇帝溥仪接到长春,扶持傀儡,制造“满洲帝国”,完成了侵华战争的第一步。这时,张学良应该是罪人,但在五年以后却幡然醒悟。这在194646日张学良和周恩来在延安肤施的彻夜密谈中可以看出。由于周恩来的工作,张学良决定改变错误路线,采用了我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正确主张。以后,并联合杨虎成将军发动了西安事变,使国民党“联共抗日”的问题和平解决,在中华民族危难之时起了关键作用,又是功臣。因此,也遭到了半个多世纪来的囚禁生活,但也成为抗战史上最有争议的人物。两个多小时的参观过去了,拉我来的李师傅却在烈日下看管行李,我赶紧把车费付给他。他却慷慨地说,张老师,你这么大岁数了只身来东北考察不容易,今中午我请你吃小饺吧!我顿时感到一股暖流涌心头,东北人诚恳、质朴的形象,使我倍感亲切。晚上,我下榻在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休息一夜,翌日踏上去抚顺市参观平顶山惨案纪念馆的行程。

二十六日上午六点,我乘发往抚顺市的“雷锋号”班车,到抚顺后转六路市内公交,上午九点抵展馆。“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耸立于沈阳东一百余里外的抚顺市郊区的露天煤矿北侧,是本世纪初建成的现代化展览场馆。展馆周围绿树环绕,标有3000字样的群雕立于广场。寓意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三千无辜我国人民被日寇野蛮杀害。展馆集中揭露和展示了日寇在1932916日制造抚顺平顶山惨案大屠杀的暴行。一进展室,巉岩交错的石壁上凸现着“1932.9.16”这刻骨铭心的日子。沈阳“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了包括抚顺在内的东北地区,并对当地人民实行了残酷的法西斯统治和疯狂的经济掠夺,也遭到了平顶山人民的强烈反抗。翌年九月十六日上午,为报复平顶山人民和扑灭人民的反抗怒火,日本守卫军、宪兵队、警察署和防备队出动数百人,先将平顶山村团团包围,以给全村人合影留念为名,挨家挨户地将村民驱赶到村前广场集合。然后野蛮放火将村中的所有房屋烧毁。接着对聚集在山脚下三千多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少开枪射击。顿时,惨叫声、呼喊声与枪声响成一团。两小时后,一排排的无辜百姓倒在血泊中。大屠杀后鬼子又对幸存者进行重新刺杀,连孕妇和少儿也不肯放过。随后,又用汽油和坑木焚尸,并将未被烧毁的尸体就地掩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抚顺平顶山惨案”。展室中大量的图片:平顶山的村照、逝者的遗物,如手触、印章、怀表、钱币、儿童祈福物等都是日寇制造这次惨案的血证。离开一、二展厅,人们步入平顶山惨案遗址陈列馆,该馆是惨案遗骨坑的原址,设计人员运用声、光、电的科技手段再现了大屠杀的悲惨场景,睹之使人毛骨悚然。参观的人们排成一字形,沿着遗骨坑边沿向前,用惊悚的眼神注视着坑里数千具遗骨。看得出这些遗骨中,有被枪弹击穿的,有被剌刀戳伤的,还有相拥而逝的姊妹俩或母女俩,有幼童,有孕妇……件件遗骨都记载着日寇的惨绝人寰的兽行。这桩震惊中外的惨案首先是由来自武汉的英国记者爱德华在英国媒体上披露的,以后传到上海。国内各媒体也纷纷曝光,引起全国各界人民的强烈谴责和抗议。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后,惨案幸存者多次组团赴日本起诉这次惨案的制造者,但因日本军国主义作祟,均遭挫折。即使如此,许多日本的有识之士,也十分正视日本帝国主所造成了的这一惨案,并每年组织各类团体,来平顶山忏悔并祭奠殉难者。广场西侧的草丛中数座纪念碑就是明证。碑上所铭刻大字“日中友好,恒久和平”,“日中友好,不战之誓”。等就充分表达了他们痛恨战争,反对杀戮,热爱和平的强烈愿望。20095月,时任日本民主党的参议院议员相原久美子女士还与该馆馆长周学良共同植树以作纪念。近中午了,我离开纪念馆,驱车来到抚顺露天煤矿观景台。深达一千五百米的露天煤矿,是八十年来挖掘而成,日寇占领时强迫大批中国劳工疯狂采挖,数万工人因劳累,疾病,饥饿死于煤矿,是日本帝国主义所犯下的又一罪行。如今煤源近似枯竭。坑沿俯瞰,只见稀稀拉拉的矿车来回走动,失去了往日的喧嚣。

十分钟后,我又来到抚顺的又一抗日见证地——“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她北望高尔山千年古塔,南听浑河水亘古浪涛,静静地坐落在抚顺城郊。巍然高耸的青砖围墙,表明它曾经的独特和传奇。1936年,日本侵略者为镇压和关押中国抗日志士和爱国者而修建了这所监狱,史称“抚典监狱”。日本战败后,改称“抚顺战犯管理所”,因其成功地改造了日本战犯和伪满战犯而闻名。建筑为二层的方形楼,狱室摆设陈列仍维持原样,北侧则辟为展厅,用蜡像和图片展示出当时当战犯们学习和生活的情景。这里集中体现了对伪满傀儡、末代皇帝溥仪等一批战犯的耐心施教,促成思想转化和达到认罪的过程,显示了我国政府政策的开明和祖国的感召力。抚顺战犯管理所被称为“抚顺奇迹”并被誉为世界改造战犯,保护人权的成功范例。下午我离开展馆踏上返回沈阳的车,回旅馆筹划去长春的行程。

扶持傀儡? 奴役人民

二十七日上午,我乘高铁抵达长春。上午九点沿着伪满洲国皇宫前的光复路进入景点,步入院门,甚感惊讶。虽说是皇宫,却均为低矮的平房,只不过是琉璃瓦盖顶,这里昔日曾是日本所扶持的伪满洲国改府所在地,现已辟为展室。进入室内,看到是一个影展,即以“影藏百年”为题,以图片形式介绍了末代皇帝溥仪的生活经历: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1924年溥仪被逐出北京紫进城,进入天津外国租界,后为日本人所利用。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溥仪成为国君。满洲国复辟后,所谓政府机构的名单均为当时一批亲日要人,如郑孝胥、张景惠、罗振玉赫然进入大员名单。193431日,溥仪身着大元帅正装举行了“登基大典”,此时由“执政”变成“皇帝”,成为地地道道的“儿皇帝”。这样,日本政府就可以溥仪为爪牙,更加全面地推行法西斯统治,更加彻底地奴役我国东北人民。至此,三千万东北人民彻底陷入殖民地社会。走出伪满皇宫博物馆,即步入东侧的“东北沦陷史陈列馆”。在东北三省的抗日战争主题展馆中,沈阳“九·一八”事变博物馆和东北烈士纪念馆均因内部整修而闭馆,仅此馆得以开放,所以我较仔细地观看了此展馆。

每一个炎黄子孙都不应忘记,1931918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武力占领了中国东北,炮制伪满洲国,推行法西斯统治,奴役东北人民,肆意掠夺资源达十四年之久。然而,在日本国内总有一部分人不能正视这段历史,甚至歪曲和否认。在当今国内青少年中,还有不少人不了解日本侵略中国实行法斯统治的暴行,不了解日本军国主义、伪满洲国是何物,不了解在刺刀统治下的中国人民曾经饱受的屈辱和苦难,不了解抗日战争的艰苦和卓绝。东北沦陷史陈列馆则以大量的实证、人证再现了当年的历史场景,使大家深切感受,了解并铭记这段历史。从展览的图片和文字可以看到,日本关东军一九三一年发动的九一八事变因为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而得逞。随后,日本军队向吉林、黑龙江进攻。一九三三年四月,日军占领承德,仅用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东北三省就彻底沦陷;这里有日本军人飞扬跋扈横刀立马驱赶残害我百姓的场景;有伪满洲国首届总理大臣大汉奸郑孝胥同其三个儿子悠闲的在家中摆弄着日本国旗,一付春风得意的令人作呕的奴才嘴脸;有第二届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张景惠公然发表“独立”宣言,宣布成为伪满洲国黑龙江省省长,脱离与南京政府的关系的丑态;一九三三年后,日本政府唆使他的大大小小的汉奸们,拼凑了草台班子,成立子以溥仪为首的伪满傀儡政权,“政权”成立的所谓“盛况”;东北沦陷后,成千上万的学子聚集在车站码头要北上抗日保家卫国的激奋场景;看不到边际的难民,破衣烂衫,蓬头垢面,有的搀扶着孱弱的老人,有的抱着奄奄一息的幼子,奔波在千里荒原上。这不禁使我想起着名画家蒋兆和的《流民图》,这颠沛流离,挣扎在生命线的劳苦大众不正是画卷中的主人公吗?巨制《流民图》创作于抗日战争时期,是揭露日寇占领下我国无数难民千里迁徙的悲惨场景,画作长二十六米,一经问世,就引起轰动。可惜当时日伪政府借口作品有“反日嫌疑”,而被迫撤展。有压迫就会有反抗,在日军占领东北的十四年中,中国共产党带领的抗日联军和各地方抗日武装力量用炸桥梁,毁铁路,偷袭运输线等方式对日军进行了数千次的顽强的斗争,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涌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抗日英堆,如杨靖宁、赵尚志将军和赵一曼政委,他们的遗像上显示出坚定、刚毅的神情,给人以震撼和敬畏,成为民族的灵魂和写照。静对这一组组的历史照片,我不禁陷入遐思……

八女投江? 浩气长存

当日下午两点,我走出东北沦陷史陈列馆。二十八日上午由长春乘长途车至哈尔滨。中午换乘至依兰县的车。车上结识了家住依兰煤矿的张师傅,他听说我由山东来考察的,顿时很感动,看到我带那么多行李,赶紧打电话给依兰县的朋友去接站。下午五点,车至依兰县,两位不相识的朋友带着水果来迎我,使我深深地感受到东北人民的盛情。当夜我下榻在依兰县一小旅店。拟第二天赶到全国着名的抗日纪念地——八女投江遗址纪念馆。该纪念馆坐落于林口市刁翎镇,因不属于依兰县,所以我从这里出发,需要多次转车。第二天上午九点,我坐上去纪念馆的小公交车,一路在崎岖的村路上穿行,上路时红日高照,晴空万里,我和同行的老哥交谈着八女投江的故事。距目的地还有十几里路了,不料霎时狂风骤起,天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一时好像八位抗日女战士闪现在长空,在呐喊,在博击,在怒怼日匪,痛斥其滔天罪行。又感觉烈士的英魂在祖国大地上奔走并向人们召唤,致意。中午十二点,我到达了纪念馆。“八女投江遗址纪念馆”坐落在哈尔滨市东一百余公里的刁翎镇乌斯浑河畔,本世纪建成,是座白色横式建筑。步入序馆,八女投江的巨型雕像就映入人的眼帘。一种庄严、肃穆、悲慨的气氛感染着每个观众。再向前走,一幅幅历史照片把我们带回那残酷的岁月。抗日时期的刁翎镇,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的所在地,也是吉东省委所在地。“九·一八”事变以后,日寇侵占了刁翎镇,惨害百姓,推行“集团部落”、“保甲制”和“警察统治制度”从资源掠夺到奴化教育,处心积虑地实行法西斯统治。为反抗日寇的统治,我党组织的联军,经常发动群众,以各种方式打击日军。八位女战士就是在这种斗争中牺牲的。她们属于抗联第二军。一九三七年冬,八位女战士在与日寇作战时,为掩护大部队撤退,她们依托密林作掩护,并迷惑敌军。但当大部队撤退后她们却被阻隔在江边。大家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砸坏枪枝,背起负伤的战友,坚决拒绝日军的劝降。为免遭敌寇蹂躏和迫害,毅然跳入前面的乌斯浑河,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国主义壮歌。让我们记住她的名字吧:政委冷云、班长杨贵珍、厂长安顺福、班长胡秀芝、战士郭桂琴、黄桂清、李凤善和王惠民,其中最小的战士王惠民才刚刚十三岁。一朵朵鲜花凋谢了,她们的英雄形象却在中华大地竖起了座座丰碑,不断地激励着一代代后人,为祖国的强大,为民族的崛起而奋斗,而献身。

我徘徊在展室,用手机将这些激动人心的历史画面记留下来,两个小时过去了。热情的讲解员向前问询,知我是单身远道来考察的,随机将新印好的纪念馆的三百多份宣传册页递给我,说道,老师,您多带上点,让大家都知道八女投江的壮举,只怕您受累了!我高兴地接过来,说,应该的,我带回来去让更多的人受到教育,并表示感谢。当日我下榻于刁翎镇,次日乘长途车经哈同高速公路,中午一点赶至哈尔滨。

勇斗倭魔? 全国奋起

哈尔滨是我国北方的重要城市,是一座有着悠久的反抗外族入侵史的城市。又是一个历史纪念馆集中的城市。这里有东北烈士纪念馆、东北抗日联军博物馆、中共黑龙江历史纪念馆。在城市的南郊还有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中午稍作休息后,我直抵东北烈士纪念馆,因当时内部整修,只得参观了附近的东北抗日联军博物馆。进馆以后,一大批历史照片和珍贵遗物告知人们一个事实:自十九世纪末开始,日本逐步堆行以侵略中国为主要目标的“大陆政策”,走上了对外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日本帝国主义通过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把中国东北强行划入其势力范围。一九二七年的“东方会议”和“田中奏折”进一步确立了其侵华战略构想。一九一五年五月,袁世凯派外长与日本签定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一九三一年三月日本关东军总司令板垣征四郎发表演讲,大肆鼓吹武力占领东北的必要性。经过精心准备,周密策划。终于在当年九月在沈阳策划了“九·一八”事变。在世界东方最早点燃了法西斯侵略战火。一九三二年,日本扶持了以溥仪为首的“满洲国政府”,以让其法西斯统治披上合法的外衣。为镇压东北人民的顽强反抗,日本统治者十四年来制造了大大小小的数十次惨案,并建立了臭名昭着的七三一细菌部队,施虐遍及华中、华北和华南各地。另外,大幅图片也彰显了时任黑龙江省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马占山的突出地位。他在东北沦陷之机,坚决反对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坚持全面抗争,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四日,领导了江桥战役,打响了中国军队大规模反抗日本军队的第一枪。之后,全国人民群起响应。当年十二月,上海青年三百多人组成“赴东北抗日援马团”,他们在车站向人们悲壮地诀别;“除非我们死,我们决不回来”,其浩然之气,撼天动地。为纪念各地的抗日烈士,抗战胜利后,各地纷纷竖立了纪念碑。如“饶河烈士纪念碑”、“珠河烈士纪念碑”、“汤原烈士纪念碑”昭示后人,不忘历史。出了纪念馆,我满怀敬意的游览了以烈士李兆麟的名字命名的兆麟公园,并在松花江畔的防洪塔留了影。

反人类罪? 骇人听闻

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诞辰九十七周年纪念日,也是我东北之行的第八天。我一早就坐上343路公交车,直赴距市区十八公里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陈列馆坐落在新疆路上,是在日本七三一部队旧址上建的。一群年轻的观众举着党旗过来了,一会儿他们排好队伍在展厅里举行仪式,并做了庄重的入党宣誓。一进序馆,一种凝重压抑的气氛就袭击着每个人:光线昏暗的展壁上:“反人类暴行——日本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的黑色立体字赫然进入人们的视野。日本侵华期间“七三一”细菌部队设立细菌研究室,监禁百姓及爱国人士,进行活体实验,以细菌施虐并杀害人们的大量罪证在这里被披露。“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年,日本即在东京陆军学校设立细菌研究室,一九三三年将细菌研究室迁往中国东北。从一九三六年起,日本先后在中国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和新加坡等地陆续组建了细菌部队,这些部队形成一个巨大的细菌网络,为日军准备并实验了大规模的细菌战。这场细菌战,是自上而下,有组织有预谋的国家行为。形成上至天皇,下至各防疫给水部的指挥系统,大量罪证构成了日本细菌战反人类罪的基本证据。虽然在十多年前的一九二五年,日本政府就在旨在禁止细菌战的着名的《日内瓦议定书》上签了字,但却背信弃义,阳奉阴违秘密地进行着罪恶勾当。七三一部队集中了当时日本军、医、农、生物各领域的专家和最先进的设备。为保障其罪恶的实施,七三一部队的资金就占用了整个关东军的一半,人员达4500人。他们使用中、俄、朝和蒙古的爱国人士或健康人进行大规模的实验。分别使用了鼠疫、炭疽、霍乱、伤寒等五十余种细菌和病毒,严重违犯了生命伦理和医学准则,充分暴露了人类史上充满黑暗与丑恶,野蛮与暴力的一页。观众一面看,一面感到惊悚,一个个恐怖的场景再现在人们眼前:镜头一,一位“马路大”(日本称活体实验的对象)被捆绑在架子上,被人用冰块将双臂冻僵,然后加热溶化,被实验者在极度痛苦中呻吟,呼喊。镜头二,一对俄罗斯母女被关在玻璃柜中,慢慢地向玻璃柜中放入毒气。而外面的几位士兵,拿着秒表和记录本,静观母子二人在毒气中挣扎乃至死亡前的变化。镜头三,将被害活人绑在床土,任其呼喊,不施麻药,直接解剖,将其内脏取走,以做病理观察,而将剩余的躯壳送往火化场。视频一,一位曾在七三一部队做事的八十四岁的参与活体解剖的老兵大川福松,在记者采访中承认了所犯罪行。事后,七三一部队首恶——石井四郎亲自为大川福松颁发佩剑,以表彰他在服役中的“突出表规”。据统计,近十年来,七三一部队所关押的被害人前后己达三千。日军战败撤退时,仍将关押者全部杀害,无一幸存。。日军为达到扩大细菌战,杀害更多中国人的目的,使用的七三一部队研制的细菌,分别向我华北、华东和华南地区播撒。细菌所到之处,人们受到极大的伤害。请看一段视频,浙江金华李妹头老人今年八十四岁了,十四岁时双腿受日本炭疽菌伤害。至今七十年了,一直在溃烂。蒙着纱布,每天要敷药。打开伤口,她没有流泪,因泪已流干,她没有言语,因伤口在说话。向她这样的受害者至今还有数千人,这还不包括当时伤害至死的无数同胞。据统计,日军的细菌战仅在浙江衢州就害死三十余万人,病死约五万人。至今,为此所设立的纪念馆几乎遍布浙江各地,如“宁波细菌战遇难同胞纪念馆”“金华市义乌细菌战纪念馆”、“宁波市开明街鼠疫灾难纪念馆”。罪恶的七三一部队所欠下人们的血债真是罄竹难书。天若有情天亦怒,恶魔欠债终须还。

我一直参观到中午,离开了纪念馆返回旅馆,收拾后赶往火车站。因所去的车站修路,直得爬楼梯走高架,而我所带回的各纪念馆纪念品、书籍又较多。见此情景,旅馆的吕师傅不辞劳苦,将我的二十余斤的行李从离开旅馆后一直杠上近10米的高架桥,看着她汗流浃背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感激。当天下午四点我坐上去大连的火车,结束了哈尔滨之行。

七月二日凌晨,列车到达大连。旅顺口,气候宜人,风光旖旎,距市区约二十五公里,被称为辽东半岛上的一颗珍珠。可在一百多年以前,中日甲午海战的失败,却给这里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旅顺口乃清朝北洋水师的驻地。北洋水师战败后,遭到日本海军的疯狂报复。一八九四年十一月,日寇登陆后,进行了四天三夜的大屠杀,毫无人性的日匪,烧杀抢劫,男女老少无一幸免,两万多人,惨遭杀戮。现今白玉山东麓建立的“万忠墓”,即是铁的见证。倭魔施暴,血雨横行,中国人民绝不会忘记炎黄史上这一黑暗的一页。当天中午,我站在旅顺博物馆,远眺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旧址,看着它那锈迹斑斑的门窗,望着闪着寒光的玻璃,往日倭匪横行无羁,毁我中华的一幕幕仍犹在眼前。悲剧不能重演,国耻永远铭记。民族要自信,自立,自爱,自强,中华民族复兴的一天终究要到来。当晚,我登上即将驰往烟台的“普陀号”客轮,站在甲板,扶栏眺望,入夜的大连已是万家灯火,我却思绪万千,不忍离去。几天的寻访,东北同胞的质朴热情,使我虽人地两生,但处处倍感温馨,沈阳出租车的李师傅、伪满洲国博物馆的侯女士、依兰煤矿的张师傅和凤云旅馆的吕师傅等许多同胞的关照,使我感受到一股力量在支撑着我,鞭策着我,使我顺利地得以寻访。他们是一种同胞之心,也是种爱国之情。多日来与各地民众的相处使我深信占据我们祖国半壁江山的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这块拥有八十万平方公里,一亿一千万同胞的宝地有这样勤劳,善良、质朴、热情的人民,经过几十年残酷的战争洗礼,如今在祖国实行改革开放,各项事业空前发展的时代,一定能迈出新步伐,创造新的辉煌。???

十天的寻访,三千七百公里的旅程、十个抗日纪念馆的参观。使我更加了解日本军国主义在东北三省所犯下的严重罪行,以及东北人民抗争的卓绝和艰苦。今将这段难忘的经历抒写下来,作为个人社会实践的总结,也是向各界做的一份认真的汇报。??

?




文章纠错

邮箱
手机
纠错内容
验 证 码